博客 · 李金开店

2013/03/25 16:41

李金是个胖子,原名李喜晶。年轻时候也曾身姿卓越、清秀俊美过,岁月在他身上体现的不是一把杀猪刀,而是一位资深的尽职尽责的饲养员,养的这个肥胖。有一次上公共厕所,左边是李金,右边是阿豆(他俩人同在一个岁月),我眼前的可选项只剩下中间这一位置。在这种中间没有隔断板的公厕他俩人必须隔开一个位置,否则在收工的时候必然有一人挤不出胳膊来做个人后期卫生,除非他二人中有一个左撇子,如果不巧蹲位反了,俩人只能挤的结结实实的尴尬的等待着风干。我小心蹲下之后,突然发现这俩人都是蹲马步姿势,跟坐椅子一样的高度,我在中间无论从高度还是宽度来测量都显得相当渺小,当然我的可活动空间很大,于是乎我左手拿烟,右手点火。点着烟之后我仰首提问以解心中之不惑:“你俩不能蹲下么?这么滴不累么?”

李金:“这不蹲下了么!”

阿豆:“已经到底了!”

阿豆,跟我是一溜烟的同学,从小学到大学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跟李金生活在了同一种岁月里,俩人还形影不离,基情四射。他本名叫李喜红,小名叫秋红,阿豆是上学时候的外号,而现在他被大家光荣的誉为老秋,以脚臭闻名于世。李金开理发店的时候聘用的发型师皆为同乡,阿豆这人又好热闹,非要跟人那帮孩子挤一宿舍,当然最主要的是省钱了。阿豆为人款款大方不拘小节,并且热情好客,到宿舍一入住便受到了大家一致的排斥,原因只有一个:这孙子脚太臭!据说曾经有一次调换床位,跟他互换那小孩第二天就不干了,都快哭了:“哥,要么咱俩换回来,要么把木质床板也一块换了!”

阿豆不解:“为什么,换床板干啥?”

小孩:“我昨晚睡觉,脑袋的冲向跟你是反着的!结果床板刺鼻的恶臭隔着三层褥子还加一枕头都透过来了!”

这可怜的孩子那一晚是经历了怎样的浩劫啊!然而阿豆并不以为然:“你真矫情,这么大人了!再说了,哪有你说的那么臭!你过来闻闻,我的脚根本就一点味都没有!”

孩子当时就哭了,找他的老板李金讨公道,李金也不解:“那床板是木质的,不能够吧?”

“哥,你敢稍微走近点么?”

李金起身试探着走近那传说中的恐怖床板,近一点,再近点,再近点……轻轻用鼻子嗅嗅:“没臭味啊!”

“那是脑袋的位置,你再往下!”

因为没闻出啥异味来,这下李金大胆了,秉着大公无私,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,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的态度,迅速来到床板的另一头,然后着实的来了一个深呼吸……

两分钟后,李金咳着说:“老秋你赶紧把床板跟人换了!然后离我远点!”

我电脑硬盘里存了不少过去的照片,阿豆每次到我家总会找出来看一番,动作绝对的统一:左胳膊肘依着桌子,手指夹着烟手掌扶着脑袋,右手握着鼠标点击下一张,然后选他后腿中的其中一条连续的颠儿颠儿着。一根接一根的猛嘬着烟,嘴里、鼻孔里都同时往外冒烟,或者从嘴里出来后又吸到鼻孔里,也或者从鼻孔出来又吸到嘴里……整个脑袋瞬间就会被笼罩在烟雾缭绕之中,逐渐整个身子也会被笼罩进去。此时我必须拉开窗户打开家门,否则万一他一时兴起脱了鞋,那我就必死无疑了。阿豆看照片总会意味深长的往返循环浏览数次,也不免感慨:“看我当年也是相当帅气的,怎么特么的现在长成这样了!”

的确,岁月毫无情面,现在阿豆已经是200斤开外的人了,同时也早已身为人夫、身为人父。李金说当年阿豆谈婚论嫁的时候,首次住媳妇家过夜是跟准老丈人睡一屋,可怜的老人家次日清晨起来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!”就这事李金屡说我屡狂笑,笑点就滞留在这里了!

李金曾经是个不错的理发师,后来是个不错的理发店经营者,辉煌的时候大大小小的开过10多个理发店,生意相当之不错,收入相当之可观,生活相当之逍遥,花钱如流水一般,好不自在。在那整日骑着摩托车晃晃悠悠各店收钱的日子里,李金的体重飙升,体毛狂增,后背靠右方还又新添一刺青,关于他的这个刺青大家都英雄所见略同:这刺的是个什么?我从美术的角度来看应该是个水母,但是大家共同认为是棵白菜,我寡不敌众,服从了多数。

然而去年李金彻底结束了他在整个美发行业的从业、经营生涯,我一直是觉得挺可惜的,因为他在这个行业做的很好,他也很懂这个行业。但是他并不以为然,他说他准备去倒煤,因为倒煤可以挣大钱,开理发店只能是养家糊口混个温饱。我不解的问:“那你得倒多大的霉啊?”李金不语,抬头望着窗外,憧憬着自己美好的倒煤生意。许久,回头跟我说:“刚过去那女的屁股真大!”

夏天的时候我们光着膀子吃大排档喝啤酒,我对面坐着王川阳跟代芬。王川阳是我的同事,此人阴险、狡诈、鸡贼、操蛋绝不在我之下。有次我跟他约好请他喝酒,结果我临时有事需要耽误会时间,他说:“没事,不管多晚,你完事来上地这边!这边吃的东西也多,我今晚就在公司睡了,我包里带着被子跟洗漱用品了,我就随时防着你这只鸡贼生变呢!”

代芬是李金给王川阳介绍的女朋友,俩人很快就要结婚了,所以李金每每夸夸而谈说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情!

我说:“我最近胖了,你看我都有小肚子了!我还有一根儿胸毛,我还有一纹身!”话音刚落,李金从洗手间出来,咣当!坐我边上椅子上,毛乎乎的大肚子紧紧抵着餐桌,肚皮被餐桌挤压的显出了一道很深的凹槽,他一杯啤酒下去,这桌子必然是会翻过去的。还好他起身(椅子当时就卡屁股上了),往后挪了两步,咣当!又坐下。王川阳跟代芬将目光从李金身上移到我身上,代芬嘴角上扬轻微一笑,王川阳嘴角一撇轻微一笑,他的附加值还有眼睛轻轻一眯,意味深远的鄙视呐!我说:“我收回我刚说的话,我没胖,我没肚子,我没胸毛,我那纹身是我自己用圆珠笔画的。”

“你还有纹身?哪儿呢?”李金表示诧异!

“那不小腿上呢嘛!”代芬指给他看。

李金观摩之后,给我秀了一个无辜的眼神,然后温柔的问我:“这从哪里纹的?你能帮我问问,我这个能给我 改改么?”

其实李金后肩的纹身挺好看的,只不过他自己看不见,又久被大家说是四不像或者白菜,所以久而久之自己不自信了!

席间李金说准备在倒煤之前先在北京找个地方开个大排挡,然后整个夏天就老鼻子挣钱了!我问:“你会做吃的么?别菜上来里面都是头发茬子!”

“不是我做,厨师已经找好了,按月给钱,不合伙,算账太麻烦。”

“合着说你这已经计划好了?”

“嗯,已经决定了!位置我都勘察好了,就在咱这附近!”

“哇塞,真的啊?那你要是开大排档我必须送你一笔记本!”

王川阳:“啊!那个我跟你一起送把,咱俩一起的,合资呗!我还没谢过这位月老先生呢!”

李金顿时诧异无比,脸上瞪圆的眼睛与张开的嘴巴完美的诠释了一四字成语:惊讶与惊喜!因为他心里可能想着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,实则我说的就是笔记本。再说李金也不适合用电脑,因为在李金看来全世界的电脑只有一个开机按钮,绝对没有关机程序;全世界只有一个网站,那就是百度;全世界只有一个社交工具,那就是QQ。你跟他说QQ是个聊天软件,他会反驳你QQ就是QQ不是软件,如果一台电脑上没有QQ图标也没有IE浏览器的图标,那李金就什么都做不了,这电脑就算白按一次开机按钮了,他会立马断电走人,然后哔叨那电脑不行,配置太低。什么Firefox、Oper、Chorme……我不认识,还有Safri,这指南针又是什么?

如果李金问你怎么用Email,你绝对不能跟他说打开浏览器然后如何如何,一定要说打开百度,这样他才会双击IE浏览器的图标。再如果碰巧他正使用的电脑IE首页不是百度,那绝对不能跟他说在地址栏里边敲入网址,否则就是你的灾难,若在他边上的话就直接给他打开Email页面,若不在的话,就让他找个边上会用电脑的帮他打开百度就就行了,然后挂掉电话手机关机,QQ一定要下线不能隐身,因为李金从来不打字,当然原因是他不太会打字,一上QQ想跟谁说话会直接弹视频。如果是一台没有摄像头,没有麦克的电脑,李金同样也会哔叨这电脑不行,配置太低,甚至他还会说你的显卡不行,你问他显卡是啥?他会告诉你所谓显卡就跟彩电里面的显像管是一回事,配置高的电脑都应该是一按就出人儿的,比如说网吧里的电脑都配置高。

所以李金世界里的好电脑必须配有有麦克、耳机、摄像头,我想我们可以称其为:金星上的电脑。

我想此时李金正在一边等着他的笔记本电脑何时送货上门,一边美美的琢磨给他的笔记本配麦克、耳机、摄像头呢!他肯定觉得自己花点小钱配点外设还是很值得的,或者买一个灯光闪闪的低音音箱。当然他不知道这些功能,真正的笔记本电脑基本完全自带。

我实在不忍看着他继续憧憬下去了,那满是希望的、毛乎乎的、可爱的小脸庞上那迷茫的小眼儿流露出无辜的小眼神儿……我赶紧问王川阳:“那你送笔?还是送记本?”

李金愕然!王川阳说:“看你吧!我送什么都行!”

我说:“那我送记本吧!我们公司刚给我们发的,我多要了一个,特质感、特漂亮、特厚重!”

“甚好!我们公司刚发的签字笔,不漏油,书写流畅,再配上你的记本实乃为记账之神奇啊!”

李金:“???”

代芬:“……”

我:“嗯,齐全了。李老板,这是我们俩人送给你的专用笔记本,你开大排档我们必须天天过来捧场,必须照顾您的生意,当然是帐肯定是月结了,否则第一麻烦,第二显得你小气不仗义,届时这笔记本可就派上大用场啦!当然就是配置低点。”

后来……

后来,李金没有开大排档。额!好吧!也有可能开了,没让我们俩人知道。

可是,到现在我也没听说过李金有过开大排档的消息,最起码阿豆没说,我认为一件关于别人的事情只要阿豆没说,那就绝对没发生,不管当事人曾经怎样百般收买、怎样百般叮嘱。我只是看见李金买了辆车,还跟阿豆俩人买了同一品牌、同一型号的老年手机一人一部,每次有来电,电话铃声必须是语音报号码,这个着实让我奔溃,当然更奔溃的是他俩人手机同时来电话!前几天他俩人来我家喝酒说酒话、睡觉说梦话我也未曾听说过什么关于大排档的消息,也未曾听说李金倒煤的消息,但是我确信李金那天确实是从煤场过来的,因为他确实很黑、很灰。当然那天我也喝多了,因为我没法不喝多,席间已经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我问:“待会走时候你俩谁开车?”

李金说:“我俩今天不走了啊!就睡你这了。”

“再来三瓶啤酒!要凉的,常温的喝不下去了。”

第二天早上,我身体被挤的紧紧的贴着墙冰冷冰冷的不能动弹、不能翻身,耳朵里传来轰轰的呼噜声;鼻子里问到阵阵的脚臭味……我醒来了,隐隐的头疼,我想我这房间现在应该是这世界上环境污染最严重的重灾区了!如若我不醉酒又岂能在此恶略的环境中安然入睡?临出门的时候在阿豆震耳欲聋的呼噜声音中我给李金喊话:“我上班去了,你俩睡好了,出门后把钥匙给我送公司去吧!”李金迷迷糊糊的喊:“没问题。”

然而,中午时候我收到一条短信,短信内容是这样的:钥匙放在我们昨晚停车的那个公园的一块砖头地下了,砖头在一个垃圾桶底下。

天呐!我怎么回家?

PS:李金与阿豆均为我发小,故事取自生活中的点滴琐碎,不免夸张描述!注明:阿豆的脚没那么臭,李金没那么脑盲……但是我的钥匙确实被他俩放砖头底下了!

文章评论 (5)

=2+9

  • 毛毛 · 

    哈哈,可歌可泣的回忆……

  • 毛毛 · 

    本文作者系单身,男,28岁,身材高挑长得匀称,岁月慢待了他,没有喂他。呵呵。文采有目共睹,如果您是单身,请关注一下他。此人几乎没有什么要求,和的来就好。在这社会,他貌似只谈了四次恋爱,对这么有才的人来说,不多吧!他长得没有刘德华帅,但绝对比王宝强俊。如果你对他有兴趣就联系他吧。

    • zhwangart · 

      @毛毛 我想说:我有要求,行不?

    • 妮妮丫丫的 · 

      @zhwangart 要求就是 身高165 体重45 不能是胖子 长的要漂亮 有文学气质。的女士

  • 像花儿一样 · 

    你都过了几个28了。你跟俩胖哥混这么些年 咋就不不向人家看齐。阳哥也像你一样奸诈狡猾么。ps里有错别字。